“万卷书生”的书缘

发布日期:2018-05-31 信息来源:manbetx官方网站 作者:陈祖万 字号:[ ]

我的独特书柜

我的书屋


庆抗战胜利藏书展


走进我的家里,左边餐厅一整壁的书柜,装满了纪实文学和人物传记书籍;书房正面是整壁的书柜,装满了各类书籍和连环画,两边是整壁的邮票、钱币等收藏柜和扑克牌收藏柜;从厨房进入内阳台,有一整壁的中外小说名著书柜;从客厅进入外阳台,左边是整壁的《贵州省志》《贵阳市志》、各县《县志》和笔记本的书柜,右边是整壁的扑克牌收藏柜。家里总共7个整壁共40平方米的书柜和收藏柜,再加上办公室的六个书柜,收藏了各类书籍上万册,连环画八千余本,扑克牌八千多种。加上书桌上、床头柜上、茶几上和地板上,可谓到处是书的海洋、扑克牌的世界。使我的“书房”变成了家庭“图书馆”和“扑克牌收藏馆”。我的微信昵称又叫“万卷书生”,可谓名符其实!

我的简历很简单:读书、教书(5年半)、当秘书(到党办主任12年)、任书记(16年)。我的爱好也很简单:买书、读书、藏书、用书。是家父的几本线装书和竖版繁体书引我从小对书入了迷。16岁高中毕业教初中,20岁技校毕业留校任教,皆因爱书的缘故;18岁出席安顺地区先进教师代表大会,23岁受省劳动局表彰,近40年工作能应付自如,皆因勤学苦干的结果。

 为买书,吃了不少苦,小时因家境贫穷,宁愿少穿新衣,叫母亲把为我添置衣服的钱用来买几本喜爱的连环画。12岁到离家36公里的开阳县一中读中学,每月8元钱生活费,情愿以辣子、酱油当菜,也要挤一点钱买几本书,星期日还累死累活打工,挣块把几角钱也是为了买几本书。1979年参加工作后,每月几十元钱,除去必不可少的生活费,便用于买书,遇有好书没钱借钱也要买。一次从150公里远的家里回单位,路过县城书店看到诸多好书,一气买了过痛快,肚子就只好委屈了。据我统计,在参加工作前,共购买学习用书189册,花费91元;参加工作后,仅在1981年,就购书214册,除了学习用书外,三分之二是中外文学名著,共花费170多元,相当于当时自己四个半月的工资。我的第一件家具,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自己设计的能装12米长书籍的独特书柜(打开是一个三面书柜,合拢象一本精装辞典)。2005年公司搬到贵阳上班后,作为公司党委书记,为了增加党的历史等方面的知识,每周六到古玩市场淘纪实文学和人物传记方面的书籍,现我已拥有上万册书籍的文化资产,可谓古今中外、包罗万象。

工作之余就是读书。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好学才能上进,好学才有本领。”我的座右铭是“闲时书作伴”。1982年取得了电视大学英语单科结业证书;然后又自费学了一年的吉林大学举办的文艺理论函授,一年的人民日报新闻专业函授和一年的河南财经学院涉外经济专业函授。1983年又参加了贵州师范大学中文本科函授学习,平时坚持上班,每周星期天到30公里远的学校听课,5年极少休息过节假日,以顽强的毅力获得中文本科毕业证书。同时还参加贵州大学的法律专业自学考试。1999年担任公司党委副书记后,又于2001年自费参加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工商管理硕士(MBA)研究生班学习并获同等学力证书。如今已经拥有各类学习和培训证书34个。我与书已结下了不解之缘,有时竟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

学了就要用,为对外宣传本公司的两个文明建设成果,我1985年开始对外投稿,至今已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青年报》、《中国工人》等69家报刊台发表论文、通讯、消息等上千篇,其中在省、部、局级刊物发表论文27篇,其论文分别载入科学文献出版社《中国科学技术文库》、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文库》、《中国思想政治工作年鉴》等14部文集。我本人还被全国思想政治工作科学专业委员会和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聘为特约研究员。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本人还多次在单位和工程建设项目部出题并主持各类知识竞赛。我2005年还在国务院国资委纪委组织开展的知识竞赛活动中获“优秀个人”称号;2008年2月获“全国亿万职工奥运知识竞赛”一等奖。我们夫妻双双2008年8月还分获全国“迎奥运、讲文明、树新风”礼仪知识竞赛网络媒体和平面媒体纪念奖。

2015年8月我还在公司工会的支持下,举办了“观抗战书籍、庆抗战胜利——陈祖万藏书展”,包括“全面抗日战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战”、“中国国民党正面战场抗战”等八个主题的书籍140多种,《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贵阳日报》和《劳动时报》等新闻媒体作了报道。2016年6月,在全党开展“两学一做”学习教育活动和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95周年之际,笔者在本公司网站发表了根据自己收藏的有关贵州党史资料和党史人物书籍撰写的《收藏学习知中共党史,坚定信念做合格党员》文章。2016年10月,在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之际,笔者根据自己收藏的52种有关红军和长征在贵州的纪实文学和人物传记撰写的《讲述红军贵州六年故事,纪念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文章,分别在贵州省总工会《劳动关系》、贵州省电力工会《黔电职工》和《开磷文艺》杂志发表。2016年起还在遵义播州区“黔北记忆”文化园中的“纸浆艺术博物馆”内设有“爱我贵州藏书展”,展出贵州历代人物传记、贵州版连环画和遵义地区的纪实文学等图书二百多册。

受家庭爱书的熏陶,妻子李世英作为普通工人,通过在职学习,也获得了大专毕业文凭,曾担任过电厂工会女工委员,并16次获得厂“优秀共产党员”“五好职工”“先进生产者”和“优秀工会积极分子”等表彰。女儿文君在读初中时,其文章获《初中生学习技巧》杂志社“技巧杯”大赛三等奖;高中时,获贵州师范大学团委“优秀团员”奖;大学学习期间,曾通过竞聘并担任系青年志愿者协会宣传部部长,所撰写的《社会实践报告》两次获华北电力大学团委“暑期社会实践优秀报告”;在供电局参加工作后,3次获单位“先进工作者”奖励。

五十多年来,我以书为伴,是书籍给我知识和智慧,我已从书中尝到了甜头。“书到用时方恨少”,虽然由于用眼过度,造成双眼高度近视,右眼不幸失明,但我坚定自己的信念和爱好,学到老、活到老,不断充实、不断提高。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