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三八征稿·征文类】当时只道是寻常
——《人生若只如初见》读后感

发布日期:2018-08-08 信息来源:manbetx官方网站 作者:谭曦 字号:[ ]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纳兰容若的词是真写得好,有着失之娇媚,绵绵深情。当我初读这本书,看见封面时,就被它那爱得深沉而无奈的书名吸引,仿佛书名和故事都和自己有关,仿佛书中的主角就是自己一般。整这一阕,“人生若只如初见”后面的话其实是可以略去不看的,而单单“人生若只如初见”这一句就可以在浩如烟海的词赋里,一枝独秀的存在,实在难得有可以和这句话媲美比肩的句子。整部书引用了大量诗词歌赋,安意如用古典诗词的美丽与哀愁诉说着古代名人官宦的凄美爱情故事,说它是本爱情小说,倒不如说是诗词鉴赏。这是一部不甘于淹没在浩瀚书海中的作品,它似用诗词谈风花雪月,又似借风月引诗词。她非传统意义上的简单赏析,她用清丽脱俗、感性惆怅的笔调,再配以符合时宜的简笔插图,描绘出一幕幕经典的古典诗词背后凄美,令人动容的爱情画卷,引得我们情不自禁走入其中,倾听一段段让人震撼和深思的浪漫往事。凸显词人、诗人鲜为人知的一面和其旷世奇才与至真性情。“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才子配佳人,他们执迷不悔的凛然,心照不宣的释然,让我们在悲喜交加中恍然,所有往事都化为红尘一笑。

“初见惊艳,再见依然”,有些时候只是心中所想罢了。往往却道“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几句话,参透了世情,问懵了苍生!

当初名门闺秀班婕妤因美而贤深获汉成帝殊宠,君王赞她贤,后宫亦逢迎她,只愿恩爱长久,如宫名长信。可是飞燕入汉宫则是她寂寞的开始,所有的宠幸与怜爱都戛然而止。班婕妤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处境,自请去服侍太后,而后孤独终老。甚至有王昌龄作了《长信秋词五首》来怜惜她。

当初那场惊天动地的“三郎”与“玉环”的爱情,开始于骊山,终于马嵬坡。李隆基沉溺于爱情,便有了“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但这就是断送开元盛世的祸端。他们情投意合,没有帝妾之分,恩爱如寻常人家,但被小人诬陷红颜祸水。当命运悄然而至时,我们无能为力。若只是初见多好,她任是绝代佳人,它任做他的旷世名主,江山美人两不侵。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

当初昭明太子潇统和慧娘在茶坊一见钟情,潇统抚着她的眉说:“我是太子,慧如,你要信我定会回来娶你。”不是慧如不信,只是身份悬殊太大,他要娶她,遭致的何止一方责难。等到昭明再回来时,已是红颜消香玉损了。昭明亲手种下红豆,回京后也是一病不起。

这些个零落伤情的故事直教人深思,为什么会有“人生若只如初见”?短短七个字,抹掉了多少美好的结局。戏如人生,不用悼念,不要含泪。留得住初见时心花怒放的惊艳,才耐得住寂寞终老。盛衰开谢,悲欢离合是轮回之道,岂又是你我能控制。

我印象最深的还是纳兰容若的故事,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完全可以和“人生若只如初见”相媲美。前者是懊悔自己的不珍惜,后者是不愿接受结局的凄凉。对于情情爱爱我们都是千古伤心人,以前是,现在如是。纳兰容若生于钟鸣鼎食之家,却心羡闲云野鹤。纳兰之妻卢氏,他不是不爱,只是还心牵入皇宫的表妹。直到卢氏难产而亡,你才想起赌书消得泼茶香的雨婵,记忆因为痛苦全都涌入心头,变得清晰。七月初四是卢氏忌日前一天,你辗转反侧,终宵不眠,作了《于中好》,提醒自己谨记亡妇生辰。人是懂得回忆的动物,寂寞是因为失去。只是,很多事,当时只道是寻常。

我不是个文人,也不是爱文之人,可因为读了这本书,居然开始对古代文学产生了强烈的欲望,只字片语就可以表达出我们隐藏最深的感情。我很佩服80后的安意如,她对诗词歌赋有着独到的见解,她懂人更懂诗,她的这本书我觉得也可以作为读诗的参考书,可能她是女生,她能抓住女生所感应的一切。当年高中我通读完这本书后,心情沉寂过一段时间,整个人变得忧郁,脑袋里全是那些个悲痛的故事,内心替他们感到遗憾。同桌还奉劝我少读这类书,很容易多愁善感,可我完全沉浸其中,被里面那些没有所谓的美好结局的故事带入其中,内心尽有心痛之感,但过后便又有全身轻松的快感。他们的愤世嫉俗的不羁性情,为我们留下太多可歌可泣、可叹可感的爱情回忆。爱情有遗憾才有回忆,我们只有伤感了才会被回忆牵动。如果他们的结局是完满的,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那么便失去了那种不完美带来的莫名吸引力。

在高中,当和我同龄的女生都在为早恋所带来的痛苦伤感时,我已然释怀。珍惜眼前人,当时就不寻常,不变心就没有初见之说。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